【阅读美文·分享心情·感悟人生·www.mwenting.com】
当前位置: > 心情日记 > 感伤日记 > 正文

纪念逝去的亲人

作者:落雨以为我能
来源:网络 时间:2012-11-30 21:57 阅读:43209次   我要投稿   作品点评

寒冬里,风总会怒吼,夜静得如此的凄凉。我穿上一身暖装,走进校园的自习室,心里有些感伤,是来不及遗忘,还是记忆一直都是心上。青春,多么阳光的字眼,这是年少的我,也是傲慢的我,随手拿本杂志,无所谓的读着生命的篇章,是延续,是结束,还是遗憾……正处于青春年少的我怎么可能不喜欢明亮的天空,可是今晚注定是漆黑寒冷的夜。我热爱文学下的活力,给人享受的美。讨厌伤感不流行的悲伤。我总是读到,现实的压抑,我总看到生活的泪水,感觉是那么的累。我要大声的说,生活是美好的,社会也是纯洁的,只是命运带着太多的不确定性。一个国家,富在人民的强大;一座城市,美在人群的拥挤;一个家庭,暖在欢声笑语。希望是美好的,现实是残酷的,坦然面对,挥泪别离也再所难免。

感谢记忆没有让我遗忘逝去的你--舅舅,一个看见会掉泪的字,一个我不能再开口叫的名称,直到我自己成为别人的舅舅,我才敢去回忆,去说,去写。想到这里,我已发现脑海全部浮现你的身影,我能看到,我却不能把你赞美,不能说你多伟大,不能说你多成功,因为我们都是那么的渺小。事情的开始永远是那么的美丽,那么美好。有谁能让结局也完美些呢?

二零一一年终,腊月,寒冬 依旧继续着,我们也等来了寒假,无数的学生们期待的假期,他们都充满了快乐,当然现在我也是。依稀记得我回到家是腊月十几号,放假也比较晚,我回到家休息几天后。某天我妈妈跟我说“舅舅住院了”其实我应该是知道的,大约一年前他就已经在看病了,当初我们根本不知道是什么病,也没在意,做为还是孩子的我们,也从不过问。没想到,今天还在住院,我该不该问呢?妈妈继续强调是在家乡这边的某个医院。当我想开口问的时候,妈妈的眼睛似乎很模糊,我只好“嗯”的回答。很多事情,我该是知道的,我已经长大不是吗,我心里对自己说。我懂的,可是我真是不懂,此时我很矛盾。我爸爸跟妈妈却不一样,爸爸会教我很多做人的事情,对于这件我很迷糊的事情,他会跟我说。果然他走近对我说“你舅舅得了癌”我很坚强的忍住不哭,可是我懂的太多,癌?不治之症。我无话可说,找个角落待会会好点,那天,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过来的,那晚我没睡着,我怎么睡得着,枕头都湿透,我告诉自己很坚强,可是我毕竟是人啊,我怎么坚强啊。我一直在想“不会的,这不是真的”我发现,我是脆弱,人是多么的脆弱,爸爸没对我说完的话还有很多。可是他用一句事实告诉我很多,我明白,他们在这时候告诉我这件事,意味的是舅舅可能即将……我真不敢想,我就这么一个舅舅呢,不会的,我尽量不会想。可是夜真的很长。第二天我很晚才爬起来,爸爸说妈妈一早就被阿姨叫走了,还对我说了舅舅今天出院呢?昨天告诉我在住院,今天告诉出院,我是喜是忧。我能理解的就是他已经健康的出院了,或者说回家准备过年吧,其他的我不敢想,我也不会想。我立刻,洗好脸,擦都不擦脸,直接跑去舅舅家了,我跟舅舅就是一个村的,虽然有点距离,但那也是很近的,很快我就到了。怎么我发现如此的安静,舅舅家很穷,房子是很老的那种,屋里总显得那么的漆黑,在电视光线下,我看到了我表弟,他比我小三岁左右,也是个高中生。估计今天冷得可以,他就待在暖桶上,暖和着呢,伴着我的心情压抑,与不安,我觉得我比谁都冷。连说话都不想开口,简单的跟表弟打了招呼,他也没多说什么,我就已经明白了,今天出院,那就是还没有回家啊。我不免会想,表弟的心情会差到什么地步呢?算了,不想呢,只要还活着就是幸运。命运的安排,命运的捉弄,我该开心的心情,却还是软弱到泪已流下。我还是先回家待会吧,就这样我回家了,打电话叫姐姐也来了,姐姐也是知道的,知道舅舅不是一般的病,唯一不知道的就是在外的表哥,我不清楚他是不知道还是忙得忘了家,我也不得而知。

相关专题:纪念 舅舅 生命 妈妈

阅读感言

所有关于纪念逝去的亲人的感言
  • 雪蝶恋の忧伤 2015-07-22 评论

    顶一下,推荐阅读~